滨海论坛

搜索

最美婆婆——陈秀兰

  [复制链接]
 

老陈,今年六十岁,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,响水县黄圩镇黄南居委会人,以前的三合村    七组,现定居于黄圩镇的府前路。

 初识老陈,是在十九年前的一个傍晚。那天,他们夫妻二人拉着一板车的大树根,路过我家的门前时停了下来。男的双目失明,站在车旁休息,女的到我家隔壁的小店里买香烟。听着男的和路人爽朗地打着招呼,看着女的和店主热情地道别,然后,男的站在板车中间,摸索着用两只胳膊夹住车把,女的将车把上的绳索套上肩膀,俩人合力拉着板车,一路向西而去。

 听隔壁的店主说,这男的叫王乃富,女的叫陈秀兰,他们的家就在黄圩中心小学西边不远处。前些年男的眼睛生病看不见了,辗转跑了许多家医院也没能医好,年纪轻轻的就成了瞎子。

 她家三个小孩,两个女儿一个儿子。男人眼睛坏掉那年,她最小的孩子才九岁,最大的也就十二岁。面对这个为老公治眼睛已经花光了家底,日后可能都要靠自己一个人撑着的家,这个善良的女人没有选择放弃,她咬紧牙关默默地坚强面对。为了不让三个孩子和盲人老公受苦,这个叫陈秀兰的女人当真是辛苦到了极点。她种了十来亩土地,还做起了豆腐,利用豆腐渣养了好几头猪,再用猪排出的粪便当肥料追庄稼,解决了没钱买肥料的难题。还利用一切空闲,到处去刨树根卖钱补贴家用。

 

图片

 

那会儿,沟边渠旁常有伐树后遗弃的树根。老陈听一个亲戚说,小尖那边铺柏油路,收购这些大树根用来熬柏油,于是她带着斧头、铁掀,搀着盲人老公,哪里有树根,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。曾经有人看到他们夫妻二人蹲在树根旁,合力握住斧头柄,老陈掌握方向,老王使劲的砍,好久才砍断树根。老陈说,树根五块钱一担,有时候一天也能刨个五六十块钱。那段时间,全家的吃用开销、人情往来、小孩的学杂费用,多亏了刨这些树根才解了燃眉之急,一直到柏油路铺结束树根没人要了才停止。

 看到老陈处境艰难,每当她卖豆腐路过我门口时,我都要买上十几斤,为我家的留守儿童们做红烧豆腐、麻婆豆腐、三鲜豆腐羹。想着多买一些,让她早点卖完好回家做农活,那段时间吃的豆腐,比以往十年的份量都要多。

 为了生计,老陈将盲人老公送出去学了按摩推拿,学成后也在盐城的某个按摩院里工作了一段时间,终因生活中的各种不便又回到家来。家永远是温暖的港湾。老陈依旧是整天忙里忙外,家里的家务要做,地里的农活也要做,还要想方设法的改善伙食,买点肉回来让老公和孩子们打打牙祭。有时候还要细心小胆地听着老公的训斥。有邻里替她鸣不平,问她凭什么要受一个瞎子的气?她总是呵呵一笑,解释道:好好的人,眼睛突然的看不见了,心里肯定很着急,他发脾气就让他发吧,反正骂了也不疼,他若是整天闷声不语的不发火,我还觉得冷清不习惯了……老陈觉得,自己是个健康的人,生活虽然苦点,但在田野里劳作时能拥抱阳光,呼吸清新的空气,能看到多彩的世界和蔚蓝的天空;在家里干家务时能看到孩子们绕膝承欢,能听到老公的喋喋不休,即便是抱怨或训斥,只要一家人在一起,就心安,就满足。

 偶尔,她丈夫用学来的手艺帮一些胳膊腿疼痛的邻里推拿按摩,竟然都被他给整治好了。消息不胫而走,十里八乡的病人都一路打听找到她家里来。随着病人的增多,老陈也学着按摩好帮丈夫分担一些。老陈身大力不亏,悟性也高,按摩的穴位和力度拿捏的也恰到好处,居然也有超高的人气。一来二去的,一传十、十传百,发展到家里的病人都坐不下了,于是他们到镇上租了间门面,办了营业执照,成立了“聚富推拿按摩中心”。

 时光,在人们行色匆匆的工作中悄悄流逝,农村面貌在改革开放的潮流中变得焕然一新,老百姓的生活今非昔比蒸蒸日上。老陈一家也靠勤劳的双手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,生活一天天好了起来,三个孩子也都健康长大,各自都立业成了家,还喜得了两个天真可爱的孙女。儿子利用在部队医院学来的针灸推拿技术,在邻县的北禄和小窑创办了两处针灸推拿工作室,每天也都是顾客盈门,生意做的顺顺利利、红红火火。

 岁月,若是能不出岔子一直这样平淡地前行,对老陈也许是最大的仁慈。两年前的一场塌天大祸,让这个刚看到曙光的家庭又一次跌入黑暗的谷底。

 

图片

 

2018年的4月13号,她的儿子、媳妇和二孙女,在送大孙女上学后从响水返回黄圩的途中发生了意外,被一辆外地车辆猛烈撞上,事故导致车辆被撞报废,一家三口不同程度的受伤,都被及时赶来的120救到县医院抢救。因抢救及时,儿子和二孙女皆无大碍。媳妇伤势非常严重,从县医院又转到了连云港医院抢救,在重症监护室一待就是三个多月,这期间,医院用尽了办法,也只能将她的媳妇维持在植物人状态。最后,积蓄耗尽借告无门举步维艰了,才听从医生的建议,将毫无知觉的植物人媳妇带回家来护理。回忆起那段经历,老陈几度哽咽,说医生劝她们回来,言下之意这媳妇没得救了,耗再久也是生还渺茫。怎么办呢?两个孙女不能没有妈妈,儿子不能失去老婆,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媳妇,只要她还有呼吸,就有醒来的希望!

 2019年的六月份,我的右肩膀疼痛,慕名来到老陈家的按摩推拿中心进行针灸按摩。其间,我特地到楼上看了她家媳妇,见老陈正在用针管往媳妇的鼻伺管里推流质食物。正值夏天,外面酷热难当,但老陈媳妇的房间里凉爽舒适,干净整洁。老陈一会儿用湿毛巾为媳妇擦洗身体,一会儿又给媳妇搓腿揉脚。在老陈一年多无微不至的护理下,媳妇已经有了知觉,对疼痛有了反应,按摩的时候常发出痛苦的哀嚎。每每听到她的哀嚎,老陈都信心满满,说媳妇的精神越来越好了,声音越来越洪亮了。

 日月如梭、斗转星移,不经意间又是一年夏天到。前几天去府前路办事,心里忽然想起,一年下来,老陈家的媳妇不知恢复的怎么想了,遂特地弯上去探访一回。正巧,老陈在给媳妇喂饭:粘稠的红豆粥、松软的韭菜饼,喝一口粥咬一口饼,媳妇吃的亦亦当当津津有味,饼是她自己拿着的,自己往嘴里送的!真不敢相信,老陈是下了多少工夫,才创造出这么惊人的奇迹!

 老陈说,刚出事那会儿,整个人都懵了,曾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前世做了什么孽,才会导致今生命运多舛,可事到临头总得面对,只能把现实慢慢烹煮,然后和着泪独自吞下。遭此打击一家人都很脆弱,自己万不能崩溃,谁不是和命运边抗争边和谈,然后表面不动声色内心翻江倒海,和谁去诉说?

 冥冥之中,老陈做了个梦,梦中媳妇嚷着要吃饭,醒来时发现媳妇的鼻伺管不知怎么脱落了,儿子小心翼翼的取出管子的其余部分,老陈试着用湿棉签滋润媳妇的嘴唇,发现她似乎迎合着舔了一下嘴唇。第二天,儿子拥着媳妇,让老陈试着喂点稀饭,她竟能张口慢慢咀嚼吞咽,突如其来的惊喜让老陈母子喜极而泣:媳妇醒了!终于醒了!执着的坚持、辛苦的付出没有白费,有盼头了!

 

图片

 

看到媳妇醒来,儿子开心至极,整天像换了个人似的,信心百倍的忙着挣钱攒钱,准备为老婆做进一步的治疗。为腾出儿子挣钱,老陈全身心的照顾着媳妇:喂饭、洗澡、换纸尿布,有时候大便下不来,还要打开塞露,还要用手抠,一切忙妥了就开始给媳妇按摩,揉胳膊揉腿,再背着她丫丫学步,做康复训练,有时候媳妇不配合,用手又是抓又是掐,将老陈的脖颈挠得横七竖八的尽是血痕,对此,老陈不但不恼,还倍感欣慰,她说:两年多了,天天坚持做着重复的工作,终于我的乖乖手能动了,胳膊能动了,就是天天挨掐我也情愿啊!老陈说,看到媳妇恢复的越来越好,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可能前世并没做什么坏事,才享受到如此福报,让她的孩子在鬼门关前戛然止步,又重拾记忆徐徐归来。说前阶段连云港医院的医生听说她媳妇还活着,还有点不相信呢!

 老陈觉得,这两年多亏了亲家母夫妇:为了让儿子挣钱养家,为了让她能够专心照料媳妇,两个孙女一直是她们在带着。老陈说,几天前带媳妇去南京鼓楼医院看了专家门诊,一番检查下来,医生都说恢复的很好,再过段时间就可以做第二次手术把头盖骨补好。

 对于未来,老陈说,守着余下的流年,让心在简约中安放,和儿子一起全力以赴为媳妇治疗,穷尽余生,只为媳妇能够活得更好。

有些人,看似很平凡,平凡得像茫茫原野中的一粒尘埃,平凡得像满天繁星中最不起眼的那一颗。但是当你走近时,会发现她的形象很伟大,周身都散发出人性的光辉,她倾其所爱,不等、不靠、不要,不屈服、不妥协,不惧遥遥无期,只争朝夕呵护生命,让死神望而怯步,还家庭幸福与完整。善良的心地让人敬佩,让人感动,感动得有些心疼。满满的正能量,给当今社会、当今家庭,上了现实文明的一课!

发表于 2021-4-23 05:26 来自滨海论坛APP用户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4-22 14:54 来自滨海论坛APP用户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平淡见真心,家常方有味。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4-23 09:16 来自滨海论坛APP用户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4-22 21:49 来自滨海论坛APP用户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4-22 17:18 来自滨海论坛APP用户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4-22 18:10 来自滨海论坛APP用户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一江春水3 发表于 2021-4-22 14:54
平淡见真心,家常方有味。

所言极是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4-22 18:10 来自滨海论坛APP用户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2-4-30 1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满满的正能量,给当今社会、当今家庭,上了现实文明的一课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